穿美军制服的德国兵

编辑:手写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9 22:53:34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信息栏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穿美军制服的德国兵,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纳粹德国垂死挣扎,力图挽救覆灭的命运。
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纳粹德国垂死挣扎,力图挽救覆灭的命运。1944年10月21日,希特勒在其大本营“狼穴”召见他的得力打手之一奥托·斯科尔茨,交给他一项特殊任务:在两天之内,组建一支冒充美军的别动队。代号为“第150装甲旅”,以配合德军即将发动的阿登反攻战役。 这支3000人的特种部队中的每个人都得会讲英语,每个人都穿从美国俘虏身上剥下来的美式军服,他们的任务是渗透到美军后方散布悲观情绪,涣散美军士气,同时他们还要占领比利时境内马斯河上的桥梁,以保障德国主力部队过河。德军发动阿登战役之前,斯科尔茨已挑选出能流利地说美国英语的2000名党卫队志愿者。在奥拉宁堡附近的弗里登泰尔,斯科尔茨把他的部下召集起来,让他们熟悉美国的武器装备和操练方式:他把美制香烟发给部下,并教他们如何打开香烟;他还教他们美国俚语和骂人话,一时间,“OK”,“扯蛋!”成了部队的口令。他们还备有美国身份证、美国钞票、美国人的信件。这次秘密行动命名人“捕捉”行动。但这样的较大规模行动很难保证一点风声不漏。美国第一军情报处截获一份要求讲英语的士兵向斯科尔茨报告的命令。斯科尔茨的名字从此为美军所了解。12月10日,本杰明·迪克逊上校报告说,这项命令显然预示敌人将派人袭击美军总部或其它重要军事设施。然而,盟军高级情报官员对此半信半疑。 12月16日,德国以25个师的兵力向阿登地区发动进攻,上千门大炮猛轰美军阵地。乘德国大部队突破美军阵地之际,德国别动队穿上缴获来的美军制服,配备美式武器,驾驶美制坦克、吉普车,在混乱中穿越战线,渗透到美军后方。斯科尔茨指挥的“美国兵”坐在缴获的美国吉普车里到处乱窜。他们用事先约好的种种信号同德军各部队进行联系,如高举钢盔或各种颜色的手电筒等。他们指示美军阵地内应当炮击的机场、仓库和盟军增援部队的方位,致使美军伤亡惨重。他们砍倒树木,堵塞道路,切断电话线,变换路标和地雷的警告牌,阻塞交通线,同时伺机炸毁美军车辆。他们还杀害传令官兵,不断射杀毫无防备的小股美军与零散人员。他们取代被害美军,占据交通枢纽,伪装成美国执勤宪兵,胡乱指挥过往军车,把美军运输线弄得一团糟,造成极大混乱。起初,很少有美国人发现在自己的队伍里混进了德国人。直到12月18日,在比利时的阿维列,美国宪兵才发现有3名乘吉普车的“美国兵”答不出口令。不过,这些假美国兵的身上都有证件。他们声称自己是美军第5装甲师的士兵。但是,他们的“礼貌多得令人奇怪”。 美国宪兵把这三个人送给中尉弗列德里赫·华莱克审查。这位中尉是从纳粹集中营逃出来的,当过德国的法官,现在是美军盘问纳粹战俘的审判官。他对付这三个“美国兵”的办法是:羞辱他们穿着别人的制服,而偏偏不穿德军的制服。这一招果然奏效,三名假美国兵只好如实招供。 华莱克对他的上级说:“他们招供的事实与截获的那份命令相符。”但对于许多美国军官来说,这件事似乎“过于离奇”。 不久,反间谍部队的军官在缴获的吉普车上发现了一部德国电台和密码本。于是,美军开始清查德国间谍。由于口令失灵,美国宪兵和特工人员把枪门对准坐吉普车或其它车辆里的所有人员。只要发现他们的口音有点异样,就向他们提出一连串问题,看他们是否能区别“th”和“t”的发音,因为德国人把“th”念作“t”。这种检查方式一律通行于前线和后方的各个路口。有的德国间谍司机对盘问感到惊慌,试图溜走,结果反而暴露了自己。 在比利时马斯河上的一个交叉路口——列日,一支吉普车队竟然公开地打听盟军的通信联络地点,而美国宪兵很快就把这个车队包围起来。富有经验的华莱克中尉被请来盘问他们。他仍使用“羞辱”战术,结果,一个长有褐色头发的中尉供出了自己的名字,还交代了斯科尔茨的计划。他说,斯科尔茨率领的第150装甲旅企图乘坐美国坦克,伪装成撤退的美军,伺机占领马斯河上的桥梁,还说,前往巴黎刺杀艾森豪威尔等高级将领也是德国别动队的任务。其实,后一件事只是他们未被告知其真正任务之前,在训练营里流传的谣言。 但盟军情报军官却相信了这件事。特里埃农旅馆和凡是有盟军总部官员居住的建筑物,都用铁丝网圈起来,附近停放坦克。1000名全副武装的美国宪兵和普通士兵在外面路口上检查,对请求会见上司的人严加盘问。至于访问艾森豪威尔那就更难了。好多天内从前线到巴黎的成千上万美国军人被宪兵拦阻盘问。被盘查的美军官兵必须回答:“近日美国哪个棒球队赢得冠军?”“出生在哪个州?首府在哪里?”以此证明自己确实是美国人。许多美国军人因为没能说出正确答案而遭逮捕。盟军后方陷于一片混乱。 与此同时,在布尔吉地方,毫无准备的美国装甲营碰上了属于德国第150装甲旅的一些美制坦克,遭到了出其不意的袭击。结果警报传开:“我们自己的坦克向我们自己开火了。”马斯河上的一切航运交通完全断绝。两岸加强了武装巡逻,凡是企图越过交叉口的人都将受到逮捕和审讯。盟军用这种办法总共抓住54名穿着美军制服和便服的德国人。在比利时的马尔梅迪,斯科尔茨发现美国炮兵阵地正处在临战状态。在发动攻击之前,他派部下混入美国炮兵阵地,了解火炮种类和数量。但早有警惕的炮兵立即把混进去的假美军抓住,并向敌人的坦克开炮,结果部分坦克被击毁,许多穿着美军制服的德国人在这些坦克中丧命。 别动队大肆散布盟军失败的“消息”。在盟军基地里,他们广泛制造恐怖气氛。 别动队还大搞“钞票”行动,将伪造的3000万法国和比利时法郎送交在荷兰和比利时的德国间谍,用伪钞收买码头、铁路人员,让他们拒绝为美军装卸、运输军火物资。 别动队在盟军大后方的这些行动,造成了极大的混乱,使盟军大吃苦头。 12月22日,美国第1军开始在军事法庭上审判被俘的“捕捉”队员,并对进行欺骗和间谍活动的“捕捉”队员判处死刑。迄今为止,尚无人知道“捕捉”队员在战斗中死亡多少人,人们只知道在审判后有130人被枪决。美国第1军的反间谍官员在卢森堡电台广播了他们的名字和“捕捉”行动的细节。电台还描述了漏网的参与“捕捉”行动的德国军官的长相,其中包括斯科尔茨。此时,斯科尔茨负了伤,他企图寻找机会带领第150装甲旅的余部继续进行欺骗活动,但当他听到广播后,认为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他怀着遗憾的心情命令部下,扔掉他们身穿的美军制服。至此,“捕捉”行动彻底失败了。 后来,斯科尔茨向美国人投降了。但在慕尼黑附近达豪的法庭上,他并没有被判处死刑,而是被关进德国的一个监狱里。1948年7月27日早晨,监狱官发现他已经逃跑了。他的起诉人阿尔弗雷德·罗申弗尔德上校说:“这个人在监狱外面有许多追随者。他们显然已组成一个地下集团,等着他去当领袖。这个人是欧洲最危险的一个人物。”尽管如此,这个脸上有疤痕,十分易于辨认的高个子斯科尔茨究竟到什么地方去了,至今依然是个谜。[1]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外国历史 历史